"带你走一趟111天的流浪记"

"越南->中国云南->蒙古->中国新疆->吉尔吉斯坦->哈萨克斯坦->迪拜->尼泊尔 "

为人生第一个超马做准备,不知不觉找到了跑步的意义

2017年9月,月尾就是人生第一个超级马拉松,Penang Ultra了。
当时报名了84公里跑,说是希望人生可以跑一次超马。

我这个人,要是不做,要做就做到最好,
所以为了这个人生第一个超马,不知不觉训练了很多,
但是对未知数还是感到不安,所以一直觉得训练不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2017年9月9号,跟朋友从大山脚圣亚娜教堂,跑到居林IPD警局,再跑到Junjung水坝,再跑上Tokun山,再回到大山脚圣亚娜教堂。
(BM St. Anne Chuch - Kulim IPD - Junjung water fall - Tokun hill top - BM St. Anne Chuch)
47.3公里,爬坡655米。

跑跑停停,觉得还没那么吃力。

BM St. Anne Chuch - Kulim IPD - Junjung water fall - Tokun hill top - BM St. Anne Chuch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以为这会是我超马前的最后一个训练,但是其实还没有。
2017年9月17号,听到有个老朋友说想从北海跑到双溪大年,
这条路线个人一直很好奇,是不是行得通,
所以晚上10点知道后,就立刻答应明早5点去跑了。

老朋友都不是真真跑步的咖,但是有一个uncle还是挺能跑的,
手上只拿着一罐500毫升白开水,跟我背着水袋跑了22公里,
最后脚趾气泡跑不到,只剩下我一个人完成接下来的12公里。

34.3公里,一点小坡,爬坡度基本可以忽略,都是平路。

Butterworth(Raja Uda) to Sungai Petani(Clock Tower) 

经过两次算是hard core的训练后,对月尾的超马算是有点信心了。
但是如果要问信心指数是多少,我还是会说不够的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对了,最近在看着一本很不错的跑步书籍。
《天生就会跑》,《Born to Run》
作者是Christopher McDougall


这本书不是教大家怎么跑得快,而是找出为什么有些人天生就可以长跑。
作者最后在长跑原住民Tarahumara脸上找到了答案。
那份跑步的笑容,那份跑步的爱。

跑步是人的本性,但是因为商业因素,让大家觉得跑步是为了赚钱,为了瘦身,
很多人,听到跑步就觉得是一种很幸苦的活动。
而其实,跑步就是一种生活,就像吃饭,睡觉那样自然。
跑步,不需要很多原因。

渐渐的,发现跑超马有了另外一个定义。
我喜欢跑步,因为跑步可以回到人类最初的本性,
我可以跑多远?不知道。
我可以跑多快?不知道。
可以好好享受这个人类原始的活动,那就满足了。

很欣慰的,我找到了跑步的意义。
而我乐在其中。